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中日用药安全高峰论坛——日本病院药剂师协会参观交流纪实
中日用药安全高峰论坛——日本病院药剂师协会参观交流纪实
来源:李娟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药学部

  2014年6月24至27日,中日用药安全高峰论坛在日本东京召开。中国药理学会药源性疾病学专业委员会代表一行与日本病院药剂师协会代表在日本东京就两国药师现状、药学教育、药学服务相关进展及药师的作用举行高峰论坛。
  日本病院药剂师协会会长北田光一教授首先介绍了近年来日本病院药剂师参与药物治疗所取得的成绩及随之而来的社会认可度和药师地位的提升,尤其是药学教育改革带来的药师专业素质的提高,参与诸如患者治疗方案拟定等医疗团队工作,继而带来的药师作用与地位的凸显及医疗团队构成的变化。
随后,日本病院药剂师协会事务局长安冈俊明教授详细讲述了日本病院药剂师协会(JSHP)的概况。JSHP是以提高医院药师资质和确保团队医疗中药师地位为目的的医院、诊所工作的药师团体,会员数约有4万余人(日本医院药师83%是会员),具体的活动内容主要包括举办学会、研修会、研讨会、出版学会杂志、图书等,同时也包括向卫生行政部门提出改善医院药师待遇等要求。
  安冈俊明教授同时介绍了日本药师近年工作的进展。由于国民的老龄化进展、高龄患者的增加及相关医疗保险政策的影响,医院数量逐年减少,相反,药师数量却是逐年递增的,充分体现了社会对药师的职业价值需求和认可。日本已批准医院药师可对住院患者的服药指导业务收取一定的诊疗报酬,因此医院药房均以药师为中心。事实上,日本医院药师所取得的成绩与近十年来的药学教育改革是密不可分的。平成18年,日本对药学教育进行了相当大的变革。药学专业细分为药学科和制药学科。药学科学制由4年改为6年,相关专业课程设置也发生极大的变革,学生毕业后需获得国家药师资格考试认可,方可从事药师职业。而4年制制药学科毕业的学生,均没有参加国家药师资格考试的条件,只能从事与药品生产、研发相关的职业。此举极大的保障了药师在校所受教育与实际工作的紧密联系,对培养药师的实践操作技能、更好的为患者服务有着积极的意义。除了药师自身素质的提升因素,医疗法对药师的相关规定也对推动药师工作进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日本医疗法规定:对于普通医院,每75张门诊处方量需配置1名药师,住院患者每70人需配置1名药师;对于疗养病院,每75张门诊处方量需配置1名药师,住院患者每150人需配置1名药师;对于结核传染病院,每75张门诊处方量需配置1名药师,住院患者每70人需配置1名药师。药剂部的职员由药师、事物人员、技术辅助人员构成,其中事物人员主要负责药品采购的相关工作,而技术辅助人员则在药师的指导下,进行粉末药物分包工作、制剂室瓶子清洗、灭菌等工作。作为医疗团队的一个重要组成,药师主要承担诸如参加患者治疗方案拟定、用药教育、ADR监测等药学服务工作。例如,充分利用电子信息系统对药品进行电子化管理,提高医疗效率,提升药学服务水平。 
  随后,中国药理学会药源性疾病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王育琴教授作了题为“中国临床安全用药实践与研究现状”的报告。王育琴教授向日本学者详细介绍了我国所构建的用药安全文化及所取得的成绩,包括药物不良反应杂志的创建、相关学术交流平台的搭建、INRUD中国中心组临床安全用药组相关工作及刚刚成立的中国药理学会药源性疾病学专业委员会相关工作计划。在报告中,王育琴教授还用大量详实的数据和触目惊心的用药差错案例,向与会者展示了用药差错的危害。此外,王育琴教授提出了用药错误的防范策略,包括强制功能和约束、自动化和计算机化对患者身份识别错误的防范及医院信息系统的强制设置、高危药品警示、用药清单审核和复核、相关规章制度的约束、公众用药安全教育和培训等。最后,王育琴教授提出3C的用药安全理念,culture、collaboration和communication。
  会后,两国学者进行了热烈的讨论,促进了中日两国在用药安全工作方面的进一步交流。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长椿街45号药物不良反应杂志社 邮编:100053 电话:010-83198246
网站备案:京ICP备13016081号-1
本网站由北京普华和诚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技术支持